<rt id="g6zjt"></rt>
  • <source id="g6zjt"></source>
    <rp id="g6zjt"><optgroup id="g6zjt"></optgroup></rp><cite id="g6zjt"></cite>

    <tt id="g6zjt"><address id="g6zjt"></address></tt><tt id="g6zjt"></tt>

      1. <rp id="g6zjt"><meter id="g6zjt"></meter></rp>
        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裁判規則 > 正文
        ​職業病鑒定實行兩級鑒定制,省級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
        作者: 來源:北京行政裁判觀察 發布時間:2021-12-06 14:19:00 瀏覽量:

        裁判要旨

        職業病鑒定實行兩級鑒定制,省級職業病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用人單位對縣(區)級職業病診斷委所作《職業病鑒定書》的鑒定結論不服,向。ㄊ校┘壜殬I病鑒定委申請再鑒定,省市級職業病鑒定委作出專家意見,認為勞動者在戶籍所在地所屬的職業病診斷機構診斷為“矽肺壹期”,根據證據顯示用人單位的工作場所粉塵不足以導致勞動者現在病情狀態,建議勞動者回原職業病診斷機構申請職業病晉級診斷,該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依據該專家意見,對勞動者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亦無不當,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裁判文書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21)京02行終1239號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一審原告)項繼海......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北京市大興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一審第三人北京正耀包裝制品有限公司......


        訴訟記錄

        上訴人項繼海因訴北京市大興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大興人保局)工傷認定一案,不服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審法院)所作(2021)京0115行初3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案件基本情況

        2020年10月16日,大興人保局對項繼海作出京大人社工傷認(2240F0409359)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以下簡稱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認為項繼海受到的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


        項繼海向一審法院訴稱,2020年1月8日,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2020年10月16日,大興人保局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項繼海2001年在其所在地的鐵礦中工作了半年,2001年8月4日因腿被砸傷,不能繼續在鐵礦上工作,后被鑒定為肆級肢體殘疾。項繼海家庭困難,向有關部門申請貧困補助,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后因鐵礦上出現了矽肺疾病的群體事件,項繼海并沒有出現矽肺疾病,當地政府為了使項繼海申請發放貧困補助有據可依,就讓項繼海也參與職業病的鑒定,并據此每個月支付項繼海230元的低保補助,項繼海對此并不清楚。


        項繼海2001年8月4日腿部砸傷,于2001年9月28日和2002年9月3日兩次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五一醫院住院治療,醫院對項繼海進行胸部檢查,報告均顯示心肺隔未見異常,由此可見,項繼海在鐵礦工作半年時間,未對項繼海的身體造成影響。2015年6月,項繼海在入職北京正耀包裝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耀公司)前,應單位的要求進行了全身的體檢,體檢報告也未顯示項繼海心肺異常。項繼海在正耀公司工作兩年半,一直從事材料攪拌員的工作,接觸聚乙烯、聚丙烯粉塵、滑石粉塵以及其他粉塵(以色母為主)。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以下簡稱朝陽醫院)診斷為職業性塵肺貳期。北京市朝陽區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以下簡稱朝陽職業病診斷委)依據正耀公司提供的職業史和北京市大興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復函中專家調查記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職業衛生標準,鑒定項繼海為職業性其他塵肺貳期。故,大興人保局以“正耀公司提供的工作場所粉塵資料證據顯示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為由,對項繼海作出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的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明顯錯誤。


        項繼海不服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特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訴訟請求:1.請求撤銷大興人保局出具的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2.判令大興人保局對項繼海提出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處理;3.請求大興人保局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大興人保局一審辯稱,2020年1月7日,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自述:項繼海2015年6月-2015年12月,在正耀公司片材車間工作,拉料、攪拌、配料、上料工作,接觸聚丙烯、聚乙烯、滑石粉塵及其他粉塵(以色母為主),因機器老舊粉塵濃度大,因長期接觸塑料滑石粉各種粉塵,于2018年11月15日通過單位體檢得知患有塵肺,申請人于2019年12月28日向朝陽醫院申請職業病鑒定,經朝陽醫院職業病診斷為職業性塵肺貳期。


        同時,項繼海向被告提交了工傷認定申請所需材料,包括:1.《裁決書》復印件,2.《職業病診斷證明書》,3.項繼海身份證復印件,4.企業信息,5.工傷認定申請表,6.門診病歷,7.職業科正位胸片、胸部CT三維重建(高分辨),8.勞動合同復印件。2020年1月8日,大興人保局受理了項繼海提出的工傷認定申請。2020年1月9日,正耀公司辦公室主任李某到大興人保局接受調查,并制作了調查筆錄,大興人保局向正耀公司送達了《舉證通知書》,正耀公司在舉證期限內,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情況說明等相關材料及委托手續。


        李某敘述:對項繼海于2019年12月26日的朝陽醫院《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不認可,準備到朝陽區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申請鑒定。2020年1月19日,因正耀公司對項繼海的《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不認可,已向朝陽職業病診斷委提出鑒定申請,并已受理,大興人保局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中止工傷認定。2020年3月6日,正耀公司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北京市朝陽區職業病診斷鑒定辦公室《關于北京正耀包裝制品有限公司申請首次職業病鑒定延后事宜的復函》,證明其因疫情原因,對項繼海的職業病鑒定延后。


        2020年6月19日,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郵寄了朝陽職業病診斷委的《職業病鑒定書》,鑒定結論為:職業性其他塵肺貳期。因疫情原因,2020年7月2日,正耀公司通過郵件的方式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關于請提供職業病診斷與鑒定有關材料的函及北京市職業病鑒定受理通知書,證明其對朝陽職業病診斷委于2020年6月10日出具的關于項繼!奥殬I性其他塵肺貳期”的鑒定結論不服,向北京市職業病診斷鑒定管理工作辦公室提出職業病再鑒定申請,并已受理,且北京市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以下簡稱北京職業病鑒定委)鑒定為最終鑒定。


        2020年9月25日,正耀公司委托人辦公室主任李某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北京職業病鑒定委《關于項繼海重復進行職業病診斷的專家意見》(以下簡稱案涉專家意見),依據《北京市工傷認定辦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中止情形消失的,應當恢復工傷認定程序。中止工傷認定的時間不計入工傷認定期限。故大興人保局恢復了正耀公司的工傷認定申請。2020年9月27日,項繼海的委托代理人楊某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北京職業病鑒定委所作案涉專家意見。


        2020年10月9日,大興人保局通過電話的方式與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取得了聯系,并了解了相關情況,主要內容為:1.這份由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出具的專家意見是真實有效的,從內容上實際就是推翻了朝陽醫院和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對項繼海作出的職業病診斷。2.正耀公司提供的工作場所粉塵資料證據顯示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2020年10月12日,項繼海到大興人保局接受調查詢問,并制作了調查筆錄。2020年10月13日,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筆錄補充說明。


        經過以上調查,并結合北京職業病鑒定委所作案涉專家意見,可以證實以下事實:申請人項繼海自述2015年6月-2018年12月間,在正耀公司工作時,患上職業病,后經朝陽醫院診斷為職業性塵肺貳期,正耀公司對其診斷有異議,向朝陽職業病診斷委申請鑒定,鑒定結論為職業性其他塵肺貳期,正耀公司對其診斷有異議,向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申請再次鑒定,經北京職業病鑒定委查詢國家職業病報告系統核實:項繼海于2016年10月10日在河北省張家口市第一醫院診斷為“砂肺壹期”。


        就項繼海重復進行職業病診斷的問題,專家意見如下:1.鑒于項繼海已經在戶籍所在地所屬的職業病診斷機構進行了職業病診斷,并被診斷為“砂肺壹期”,且根據正耀公司提供的工作場所粉塵資料證據顯示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2.項繼海系重復進行職業病診斷,且未提供完整的職業病危害接觸史及職業病診斷資料,建議回原職業病診斷機構申請職業病晉級診斷。


        項繼海受到的傷害不符合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項繼海在行政起訴狀中主張的事實和理由,既不是事實也沒有法律依據。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已經對項繼海作出了案涉專家意見,從意見上以及大興人保局與北京職業病鑒定委溝通情況看,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已經推翻了朝陽醫院和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對項繼海作出的職業病診斷。根據《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第三十六條第四款的規定:“職業病鑒定實行兩級鑒定制,省級職業病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綜上所述,大興人保局作出的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法律適用正確,程序合法,請求人民法院判決駁回項繼海的訴訟請求。


        正耀公司在一審訴訟期間未參加庭審,亦未提交書面陳述意見。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20年1月7日,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并提交了相關材料,其中,朝陽醫院于2019年12月26日出具的《職業病診斷證明書》載明,項繼海為職業性塵肺貳期。大興人保局于2020年1月8日受理該申請。2020年1月9日,正耀公司員工李某到大興人保局接受調查,大興人保局向正耀公司送達了《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舉證通知書》。正耀公司在舉證期限內,向大興人保局提交了情況說明等相關材料及委托手續。


        李某在調查筆錄中稱,其公司對項繼海提交的朝陽醫院的《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不認可,準備申請再次鑒定。2020年1月19日,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受理了正耀公司提出的關于項繼海職業病的鑒定申請。大興人保局于2020年1月19日作出《工傷認定中止通知書》,并于當日向正耀公司送達,于次日向項繼海送達。2020年3月2日,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向正耀公司作出《關于北京正耀包裝制品有限公司申請首次職業病鑒定延后事宜的復函》,決定延后對項繼海的職業病鑒定。2020年6月10日,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出具《職業病鑒定書》,鑒定結論為項繼海為職業性其他塵肺貳期。正耀公司對該鑒定結論不服,向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申請再次鑒定。


        2020年8月12日,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出具案涉專家意見,載明:經查詢國家職業病報告系統核實,項繼海于2016年10月10日在河北省張家口市第一醫院診斷為“矽肺壹期”,就項繼海重復進行職業病診斷的問題,專家意見如下:1.鑒于項繼海已經在戶籍所在地所屬的職業病診斷機構進行了職業病診斷,并診斷為“矽肺壹期”,且根據正耀公司提供的工作場所粉塵資料證據顯示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2.項繼海系重復進行職業病診斷,且未提供完整的職業病危害接觸史及職業病診斷資料,建議回原職業病診斷機構申請職業病晉級診斷。2020年9月25日,大興人保局收到上述專家意見,恢復了對項繼海的工傷認定。


        2020年10月9日,大興人保局與北京職業病鑒定委電話聯系,主要內容為:1.確認上述專家意見系真實有效的,即從內容上實際推翻了朝陽醫院和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對項繼海作出的職業病診斷;2.北京職業病鑒定委通過聯網查詢,發現項繼海隱瞞了職業病史,項繼海之前做過職業病診斷;3.正耀公司不接觸粉塵,雖然有少量滑石粉,但是滑石粉影像改變和項繼海影像改變不相符。2020年10月16日,大興人保局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對項繼海的工傷認定申請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并于2020年10月21日向正耀公司送達,于2020年10月28日向項繼海送達。項繼海不服,訴至法院。


        另查,北京市大興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于2019年5月28日作出京興勞人仲字[2019]第3299-1號《裁決書》,裁決項繼海與正耀公司于2015年6月6日至2019年3月31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


        一審法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規定,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工傷保險工作。本案中,大興人保局作為勞動保障行政主管機關,負有管理本行政區域內工傷保險工作的法定職責,有權對轄區內企業或個人的工傷認定申請進行審查并依法進行認定。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二)工作時間前后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的;(三)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四)患職業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的其他情形。


        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二)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三)職工原在軍隊服役,因戰、因公負傷致殘,已取得革命傷殘軍人證,到用人單位后舊傷復發的!堵殬I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當事人對職業病診斷機構作出的職業病診斷結論有異議的,可以在接到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職業病診斷機構所在地設區的市級衛生行政部門申請鑒定。


        設區的市級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負責職業病診斷爭議的首次鑒定。當事人對設區的市級職業病鑒定結論不服的,可以在接到鑒定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原鑒定組織所在地省級衛生行政部門申請再鑒定。


        職業病鑒定實行兩級鑒定制,省級職業病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本案中,正耀公司對朝陽職業病診斷委2020年6月10日出具的“職業性其他塵肺貳期”的首次鑒定結論不服,申請再鑒定,北京職業病鑒定委于2020年8月12日作出案涉專家意見,該專家意見為最終鑒定,專家意見寫明根據正耀公司提供的工作場所粉塵資料顯示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


        大興人保局在收到項繼海的工傷認定申請后,予以受理,并依據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的上述專家意見作出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的決定,屬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正當。項繼海要求撤銷大興人保局作出的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并請求重新作出認定的訴訟請求,因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據此,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七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駁回項繼海的訴訟請求。


        項繼海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本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其應被認定為工傷。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訟請求。


        大興人保局同意一審判決,請求予以維持。


        正耀公司未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在一審訴訟期間,項繼海在法定舉證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了以下證據:


        1.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證明被訴行為。

        2.《職業病診斷證明書》;

        3.《職業病鑒定書》;

        證據2-3證明項繼海符合認定工傷標準。

        4.病案首頁和放射診斷報告單,證明2001年以后,項繼海肺部沒有相應癥狀,項繼海在2001年8月腿被砸傷,被鑒定過肆級肢體殘疾,雖然在鐵礦上工作一段時間,但肺部沒有出現過職業病問題。


        在一審訴訟期間,大興人保局在法定舉證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了以下證據:

        1.工傷認定材料清單及所附材料,證明原告申請工傷認定。

        2.《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證明正式受理。

        3.項繼海送達回執;

        4.正耀公司送達回執;

        證據3-4證明依法送達。

        5.正耀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大興人保局接受調查核實,證明對事件進行調查。

        6.向正耀公司依法送達《舉證通知書》,證明告知權利義務。

        7.正耀公司提交的情況說明等相關證據材料,證明舉證材料。

        8.正耀公司向大興人保局提交的職業病鑒定申請受理通知書,證明對項繼海的職業病診斷結論不認可,到朝陽職業病診斷委申請鑒定并受理。

        9.《工傷認定中止通知書》,證明因正耀公司對項繼海職業病診斷結論不認可,已到朝陽職業病診斷委申請鑒定并受理,中止工傷認定。

        10.項繼海送達回執;

        11.正耀公司送達回執;

        證據10-11證明依法送達。

        12.正耀公司提交朝陽職業病診斷委《關于北京正耀包裝制品有限公司申請首次職業病鑒定延后事宜的復函》,證明因疫情原因推遲對項繼海的鑒定。

        13.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郵寄朝陽職業病診斷委《職業病鑒定書》,證明補充工傷認定申請材料。

        14.正耀公司因疫情原因向大興人保局通過郵件的方式提交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的鑒定受理通知書以及有關材料的函,證明正耀公司對朝陽職業病診斷委對項繼海的職業病診斷結論不認可,向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申請再次鑒定并受理。

        15.正耀公司提交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的案涉專家意見,證明補充舉證材料。

        16.項繼海提交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的案涉專家意見及委托手續,證明補充工傷認定申請材料。

        17.大興人保局與北京職業病鑒定委取得聯系了解出具專家意見的相關情況;

        18.對項繼海進行調查核實;

        證據17-18證明對事件進行調查。

        19.項繼海向大興人保局提交筆錄補充說明,證明補充工傷認定申請材料。

        20.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證明被訴主體。

        21.對項繼海的送達回執;

        22.對正耀公司的送達回執;

        證據21-22證明依法送達。


        大興人保局以《工傷保險條例》《北京市工傷認定辦法》《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作為法律依據。


        在一審訴訟期間,正耀公司未向一審法院提交證據。


        經庭審質證,一審法院對上述證據作如下確認:項繼海提交的證據1系本案被訴行政行為,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其他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要證明的內容。大興人保局提交的證據20系本案被訴行政行為,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其他證據均系有效證據,予以采納。


        一審法院已將當事人提交的上述證據材料隨案移送本院。經審查,一審法院對上述證據材料的認證意見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認證意見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裁判分析過程

        本院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及《北京市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若干規定》第七條的規定,大興人保局作為正耀公司登記地的區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具有依法受理并認定用人單位職工是否屬于工傷的法定職權。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四)職工患職業病的;……!薄堵殬I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當事人對職業病診斷機構作出的職業病診斷結論有異議的,可以在接到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職業病診斷機構所在地設區的市級衛生行政部門申請鑒定。設區的市級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負責職業病診斷爭議的首次鑒定。


        當事人對設區的市級職業病鑒定結論不服的,可以在接到鑒定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原鑒定組織所在地省級衛生行政部門申請再鑒定。職業病鑒定實行兩級鑒定制,省級職業病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北景钢,正耀公司對朝陽職業病診斷委所作《職業病鑒定書》的鑒定結論不服,向北京職業病鑒定委申請再鑒定,北京職業病鑒定委于2020年8月12日作出案涉專家意見,認為項繼海在戶籍所在地所屬的職業病診斷機構診斷為“矽肺壹期”,根據證據顯示正耀公司的工作場所粉塵不足以導致項繼,F病情狀態,建議項繼;卦殬I病診斷機構申請職業病晉級診斷,該鑒定結論為最終鑒定。


        大興人保局依據案涉專家意見,對項繼海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亦無不當。綜上,一審法院判決駁回項繼海的訴訟請求是正確的,本院應予維持。項繼海的上訴請求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五十元,均由項繼海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本文地址:http://www.swmofky.com/guandian/10558.html
        上一篇:[裁判規則]
        下一篇:中午下班后去同事家午休,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是否屬于工傷?
        維權團隊更多>>
        業務范圍更多>>
        高大丰满40大屁股东北少妇
          <rt id="g6zjt"></rt>
      2. <source id="g6zjt"></source>
        <rp id="g6zjt"><optgroup id="g6zjt"></optgroup></rp><cite id="g6zjt"></cite>

        <tt id="g6zjt"><address id="g6zjt"></address></tt><tt id="g6zjt"></tt>

          1. <rp id="g6zjt"><meter id="g6zjt"></meter></rp>